当前位置:首页 > 文史专区 > 瑶池笔会 > 散文 > 正文

母亲的顶针

2019-04-30 11:50:30编辑人:马晓艳来源:昌吉日报

  □ 李兴柏

  顶针,做针线活时戴在手指上的工具,多用金属材料制成,箍形,上面布满小坑,一般套在中指用来顶针尾,以免伤手。而且顶针上有密密的坑,针鼻会顶在小坑里,可以防止扎手,使手指更易发力,以便穿透衣物,节省力气,提高干活速度。

  顶针,现在的年轻人或许不知道这是一个什么物件,因为它已经是久远年代的产物。别看它那么普通,那么不起眼。但它在过去贫困的年代,是人们做衣服、缝被褥、纳鞋底、补东西等离不开的一个必备工具。

  母亲带的顶针是银质的,由于常年使用,顶针表面磨得锃亮,有点儿光滑,就像一枚银戒指。从小到大,全家人穿的布鞋、盖的被褥、缝的衣裤,都是母亲亲手制做的。母亲缝制的被褥,厚实、温暖、柔软,盖着这样的被褥入睡,连梦都特别温馨。

  记忆中,顶针是母亲做针线活的好帮手。有了它,母亲的针线活做得又快又好,可以把新布做成新衣,可以把大衣改成小衣。母亲经常点灯熬油,为我们缝制衣裤,做手工棉单鞋。每当看着我穿上合身的新衣服,合脚的新布鞋,母亲的脸上就乐开了花。在那贫困的年代,母亲让我们原来的生活滋润了不少。

  要说做针线活,纳鞋底是最苦最累的。要是没有顶针,一针也没法穿过去。鞋底的厚度足有一扁指,母亲先用锥子使劲将鞋底扎透,拽出锥子,再凭手指上顶针将钢针从鞋底上顶过去。为了经久耐穿,顶针每穿过一针,母亲都要用手把麻绳狠狠勒紧,有时实在拽不出来针,还得用牙咬着拽。

  鞋帮与鞋底绱在一块儿时,厚度增加了,只见母亲使劲用锥子扎透,针上带着麻绳,顶针推着针绳向里走。此刻我才明白,顶针就是用来顶钢针的。这个小小的发明,足以显示我们祖先的聪明才智。

  有一次,母亲的顶针丢了,她左找右找也没找到。没办法只能不戴顶针做针线活。不过两天后,母亲的右拇指就被针尖扎出了血。后来,父亲在柜子底下的墙角处,终于找到了顶针。

  小时候,整天和小伙伴在外边疯玩,骑墙头、爬大树、泥水里趟、冰山上跑、蹬柴火垛,稍微不慎,衣裤上不是磨个洞,就是刮开一个口子。母亲见到后,让我脱下来,她把衣裤放在膝盖上,戴上顶针,不一会儿就缝补好了,打结的时候,线的结收在了布里,外人是看不见的,十分和谐。

  如今,乡下女人不再做针线活了,更不用顶针了。但一想到唐代诗人孟郊“慈母手中线,游子身上衣,临行密密缝,意恐迟迟归”的诗句,就想起了50多年前母亲的那些不眠之夜,对儿女的舐犊深情,蕴含在密密实实的一针一线中。我想,现在的幸福,是母亲用顶针缝制出来的,而且这份母爱,会一直陪伴我们到永远。


关键词:

上一条:泛青
下一条:读书的女人最美丽

友情链接