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首页 > 文史专区 > 瑶池笔会 > 散文 > 正文

泛青

2019-04-29 10:27:32编辑人:马晓艳来源:昌吉日报

  □ 王旭

  因为有四季,说春天就得先说说秋和冬,它们为春天的复苏早就做好了铺垫。

  单调的白色给冬麦盖上一层丝棉被,随着降雪量的增加,一层层叠加,最后为它们盖上了厚厚的棉被。稍加留意就能发现少量的针叶松在城里路边也有种植,那些点点绿色带给人们心中对夏秋的片刻想往和回忆。这点绿意在路边又好像是一个个身着草绿军服的战士一样,挺拔而坚毅。又似乎在告诉人们,看还是绿色好吧。

  今天有意出门观察,首先会发现不带围巾和手套耳朵和手也不冷了。地温也开始回升了,走到草坪里发现一层枯枝残叶下面,小草顶出了地面,露出了嫩芽。地热上升了再加上阳光的热,雪是从上、下两个层面开始溶化的。这些小草尖尖像一个稚嫩的月娃子一样,虽然在生长初期,怕风怕冷。但是它们知道要想生存,就要克服困难,迎难而上。

  在我的故乡昌吉,近几年引入了一些新品种绿化树种。有些树名还叫不上来,而我认识的大叶榆、榆叶梅能看见都已经打起了芽苞,月底就能看见红色、白色、紫色的花了,大叶榆也会长出绿色的叶子。

  原来不懂农业,通过下乡近两年,知道农民开始一年一季的耕种了,要拿出留用的资金购买种子、地膜、化肥等。资金不够的要申请贷款,等秋天卖掉作物归还。懂机修的开始维护农机了。现在农民逐渐适应了市场供求,有的还会通过网络了解需要种植的作物在大市场中的份额,大致判断出去年或近两年的价格走向。

  我用了大量言语刻画了秋天和冬天,但我更想歌颂的还是春天。自古至今有多少文人墨客描写它,词都感觉用尽了,所以我对春天的赞美就这么个水平:春天太美了,美得让人心花怒放。


关键词:

上一条:春光里的榆叶梅
下一条:母亲的顶针

友情链接