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首页 > 文史专区 > 瑶池笔会 > 散文 > 正文

野菜是大地的隐者

2019-04-25 10:23:39编辑人:马晓艳来源:昌吉日报

  □ 舟自横

  曾经写过一首小诗,赞美野菜。我试图用自己的视角,接近它们,并感受它们的呼吸和气质。

  小城四面环山,每年春夏之交,野菜悄悄萌生出来,仿佛是相约来到地面散步。因此,每年的这个季节,我都要和几位朋友至少来一次山野,采野菜,看流云,听鸟鸣,眺远山,临溪水,借以清除灵魂里的一些重负,平添一些淡泊、平和。

  在我看来,野菜是真正的隐者。

  五月的北方,好像才真正进入春季。群山逶迤,空气清新,阳光明媚,侧耳倾听,到处是生命的心跳。草们团聚在一起,树木也张开了绿叶的眼睛,打量着这个世界。眼睛从地面望过去,看见的只是绿油油的一片。有的野菜就隐匿在草丛里,如果不仔细分辨,还真找不出它们的所在。即便如此,我也得在别人的指点下,才能分清它们的名字。蒲公英、刺五加、大叶芹、刺棒芽、柳蒿、蕨菜……尽管形态各异,但它们都青翠欲滴,和青草一起把大地熏香。安静地吸纳日月精华,身上的露水像晶莹的诗句,无疑,它们类似于某种修行。

  我想,坚守一种信念,不为世俗所动,不改变纯净灵魂的基因,就是隐者修行的境界吧。至少,野菜达到了这一点。

  近几年,由于野菜是绿色食品,即便是在其生长的季节里,市场价位也是不低。于是,有很多人尝试着人工种植。我是吃过人工种植的蒲公英的,其味道和天然的有天壤之别。可能是见识短浅,在本地市场上,除却蒲公英有人工种植的之外,我尚未看见其他的品种。即便都能够人工种植,纯粹的品质,也是无法复制的。

  不仅仅是品质,有的生活也无法复制。在山里,就能经常见到一两个简陋的院落。他们是“采山人”。春天采野菜,秋天采蘑菇、松籽、榛子、核桃,采完之后,拿到市里市场去卖。夏季的时候,他们就在院子旁边伺候市民餐桌上的贵客——绿色蔬菜。

  我就曾去过他们中的一个家庭。不大的屋子里,摆着几个大缸。缸里是腌制的剩余的山野菜。这里没有电,唯一的家用电器就是一台老式收音机。我和屋子的主人吴大哥攀谈过。那时候,屋外阳光充足,他满是皱纹的脸,露出古铜色的光晕。他边择着野菜,边和我说话。老伴去世后,他就搬到了山里。冬天回市里儿子家去住。我问他不寂寞吗?他说,我过的是神仙日子。一天忙忙碌碌的,晚上听着外面的动静就睡着了。他说的“动静”,大概就是夏季蛙鸣秋季虫声吧。说话间隙,他站起身,赶着回家的小鸡继续去外面觅食。他晃动的身影和屋顶的袅袅炊烟,似乎都散发着恬淡和自足的味道。

  站在他家的院子里,我竟然发呆了片刻。“小隐在山林,大隐于市朝”,小隐也好,大隐也罢,隐与不隐,在于内心,也在于一种利己利他的意义。就像漫山遍野的野菜,隐逸,出世,而一旦来到餐桌上,就会给人唇齿留香。


关键词:

上一条:最美四月天
下一条:人间四月天

友情链接